巴菲特
  • 投資之神。
  • 賣大陸中國石油,有人認為巴菲特不神;在德州蓋高壓電網,電價大漲,巴菲特又變回神,其實只要賺錢,大家都是神。

■直擊巴菲特股東會 跟著全球富豪一起朝聖
■撰文:今周刊.王之杰

本文節錄自《今周刊》543

這是一場門票最貴的「朝聖」大會,身價沒有三百萬元,別想踏入波克夏股東會。這也是全球笑聲最多的西部趕集,冰棒、巧克力、馬靴、鑽戒在那兒都買得到。這更是千金難求的MBA課程,因為全球最偉大的投資家巴菲特將親臨授課。所有的驚奇,都發生在短短三天的波克夏股東會。

那是一個雷電交加的凌晨,殺人龍捲風才「抹平」一個小鎮,警報又在一百公里以外響起,閃電劃過魚肚半白的天空,像利劍一樣不停鑽入地面,雷公爺把美國中西部小城奧馬哈(Omaha)天空,當成是響鼓,恫喝人們最好留在家裡。但在舊城旁邊的Qwest體育館的四方入口,已經排了好幾長串人龍,豆大的雨滴打在身上隱隱作痛,積水幾乎也已經淹過鞋面,但老天爺就是打不散他們。他們,是來「朝聖」的!

五月五日這天,是二十一世紀最偉大投資家——巴菲特(Warren Buffett)旗下波克夏.海賽威控股公司(Berkshire Hathaway Inc)的股東會。「朝聖」這個本來與資本市場絕緣的詞,每年也只有在這天,會在全球主要媒體的財經版上出現。因為如果你在四十年前,交給巴菲特一百美元,在○六年的最後一天,你能拿回的報酬,將超過兩百萬美元。如此非「常人」的操作績效,也只有「巴菲特+波克夏股東會」配得上「朝聖」二字。

開場前五小時 凌晨兩點暴雨中排隊,
朝聖門票要價三百萬元,只求親身聆聽股神開示

平時深居簡出的巴菲特及其創業夥伴曼格(Charlie Munger),只有在這天,會現身說法,暢談他的投資理念,全球投資人也只有這天,能親睹兩位大師的風采。

體育館的位子至多只有三萬個,但去年波克夏卻發了七萬張以上的股東參加證,搶不進現場,就可能失去這個接受大師「灌頂、開示」的機會,那天,大雨滂沱,但人潮在凌晨四點就已經開始浮現。

這些翹首盼望的「粉絲」可不是天真浪漫的瘋狂追星族,他們可都是手上閒錢起碼超過三百萬新台幣的富豪階級。近四十年來,波克夏控股公司在巴菲特的主持下,每年複合投資報酬率皆超過二○%。創下全球投資史上絕無僅有的佳績,加上近半世紀從不配股配息,去年集團合併每股稅後純益高達七千一百美元,波克夏A股「每」股股價也在前年十月,站上十萬美元(約合新台幣三百多萬元)的天價,這些至少擁有「一」股波克夏股票的股東,身價當然得從三百萬元起跳。有幸握有這三百萬元門票的投資人,在這天都不願輕易缺席,不論是華爾街金童或是長年翻滾市場的老將,在大師門前一視同仁,都得趁著這天色微亮、在傾盆大雨的夏日暴雨中排隊等待進場。

開場前一•五小時 會場外排隊人潮爆滿,
海外股東參與人數大增,日本媒體也來現場直播

五點半,體育館入口前已人聲鼎沸,一些早到的投資人乾脆拉開方桌,玩起橋牌,遠從東京電視台到訪的女主播也開始冒著大雨、撐起傘,在現場進行連線,雨聲、雷聲、笑聲,現場氣氛更為熱鬧。

嘈雜聲中,八十三歲的庫柏(Connie Cooper)老太太,滿身大紅雨衣、打著鮮紅雨傘,鮮明且好整以暇地坐在屋簷邊的鐵椅上,遠方的閃電及身旁的混亂對她全沒影響,「我每年都從密蘇里來,這場面我看多了,我在六萬多美元的時候進場,一直持股至今……,我喜歡巴菲特及曼格聰明但充滿智慧的性格!」問到她現在的身價,老人家用個可愛的微笑代替回答!

牢牢守住隊伍龍頭位置的是來自堪薩斯大學的賀爾(Adam Hall),他們一群同學跟著股東身分的老師到了奧馬哈,凌晨兩點,他就拿著睡袋,到體育館前面排隊,連夜未睡的倦容,掩不住搶下「頭香」的興奮:「這是我一生最重要的一課,一定得搶在最前面!」

在今年波克夏股東群像中,與往年最不同的地方在於多了不少海外的面孔,去年加拿大及美國以外的股東只有四百人不到,但今年到奧馬哈的海外股東一下增加五成,已經超過六百人,為此巴菲特特別與這些海外股東進行閉門會議,一方面盡地主之誼,另一方面乘機跟他們報告波克夏海外投資的成績及計畫。其中,一直以巴菲特為師的中國股市名人但斌也出現在隊伍中,他表示,三年前他創立的深圳東方港灣,就開始買進波克夏股票,打算長期持有,前兩年派了同事前來,這次親自出馬,「一輩子總得親自來一趟才行!」

七點鐘,體育館的大門,在平克.佛洛伊德(Pink Floyd)「Money!」的背景音樂聲中開啟,而於淒風苦雨中守候已久的一群人,全力向前衝,首先迎來的是溫暖明亮的一樓展場。

主人的款待:嘉年華般會場展場大如足球場,
擠入四十餘家波克夏集團企業攤位,活像西部趕集

「這哪是股東會?簡直像西部趕集!」一位股東會新鮮人驚呼。定睛一看,果然如此,足球場大的展場,滿布四十幾家波克夏集團相關企業的攤位,食衣住行育樂無所不包。冰棒、巧克力糖、可樂、女性內衣、馬靴、家具、床墊、磚塊、地毯、木質地板、油漆、養豬設備、金屬切割、珠寶、鑽戒、豪華遊艇、露營車、書籍、風力發電裝置、房險、車險、火險,在展場都買得到。集團旗下著名建商克萊頓(Clayton),甚至把一棟與真實尺寸同大小的樣品屋,原封不動地搬到會展現場。為壯大聲勢,各家公司更找來美國大公牛、西部牛仔、哈雷機車、鄉村樂團助拳。

生性風趣幽默的巴菲特,一直希望大家用「資本家的歡樂盛事」(Woodstock of Capitalist)看待波克夏股東會 ,為了讓全球遠道而來的股東能有一次愉快的經驗,他總是使出各種絕招,端出波克夏王朝內最好玩好吃的點子,甚至每年都會「應景」下場搞笑,就希望能賓主盡歡。而一些有心徹底了解波克夏版圖的投資人,更會緊捉年度「趕集」的難得機會,對波克夏集團進行全面「閱兵」。

客人的回禮:展場內血拼 富豪股東瘋狂購物,
珠寶店六小時做到一個月營業額,成績寫下單日新高

股東會展場只是嘉年華會的一部分,真正活動在前一天(五月四日)下午,就已經在波克夏旗下的寶霞珠寶店展開。全美最大單一珠寶店寶霞(Borsheim's),把賣場大門拉下,專供波克夏股東享用,日本神戶牛排、高檔雞尾酒全部免費盡情享受,他們還特別在足球場大的戶外停車場上架起兩個白色大棚,請出了搖滾樂團現場伴奏助興。不過,來自全球股東還是把現場塞爆,要拿到一小盤神戶牛排,可還得在隊伍中耐心等待半小時。

這些身價不菲的富豪股東「瘋狂購物」回報主人款待,花錢不手軟,寶霞珠寶店表示,當天下午六小時的閉門集中血拼的成果,比平時一個月的總營收來得多,今年的成績更再度寫下史上單日新紀錄。

除了寶霞購物日的暖身以外,在股東會進行當天,Net Jets公司也特別將新款私人飛機,搬到奧馬哈機場,就是希望吸引有錢股東的目光。正式股東會結束之後,東道主還在旗下全美最大的家具賣場——「內布拉斯加家具」中,舉行星光烤肉大會;巴菲特並宣布,在股東嘉年華會最後一天(五月六日)的下午,他將與忘年之交比爾蓋茲,在寶霞購物中心一起上場打桌球及橋牌,隨後,波克夏將再邀請三千位股東及兩千位遠從巴西來的學生,到巴菲特最愛的Gorat's牛排館共進晚餐,大啖奧馬哈最著名的十六盎司厚重大牛排,為股東嘉年華會畫下句點。

股東會的重頭戲 巴菲特連續開示六小時,
回答問題生冷不忌,話題圍繞金融及波克夏

餘興節目固然有趣好玩,但股東會重頭戲,當然還是巴菲特與曼格的問答時間。兩萬七千名股東,準時在八點半坐進體育館二樓,兩位大師年度「開示」,則在波克夏年度詼諧劇播放之後,於一小時之後,正式開始。

兩位年紀加起來接近一六○歲的老人,在六小時的議程中,對答如流、開誠布公、中氣十足、毫無窒礙。股東問題五花八門,千奇百怪,兩人對問題來者不拒,角色不停轉換。面對專業投資人,他們是手握四百五十億美元現金的投資大師;當年輕股東問到職場生涯選擇時,兩老又成為人生導師;回應環保人士訴求時,兩人又變成人道主義者;對於衍生性商品擾亂金融市場,兩人瞬間又變成言詞犀利的異議分子。

兩位老人家的表現就像《永恆的價值》一書的作者基爾.派翠克所說:「這兩位小氣財神,對這個不完美的世界發表犀利、實際的見解,但他們也努力發現這個世界最大的價值。」

不過,整場股東會,觸及最多的議題,還是集中在金融情勢及波克夏未來永續經營的問題。
對美股,巴菲特仍維持一貫「死多頭」的態度,認為油價及消費債務過多,不會對美國股市造成太大的影響,但他也清楚表達對衍生性商品氾濫及美國房市的擔憂,並預言類似一九八七年「黑色星期一」重跌的劇碼,應該會重演。他特別關切全球暖化帶來的氣候巨變,認為這現象已經為保險產業投入重大變數,「波克夏對此嚴重關切。」

雖然巴菲特承認最近十年波克夏成長的力道,確實不如創立之後最先的二十年,但他認為波克夏擁有最優良的傳統,絕對能比市場表現優異。他並向全球企業喊話,希望符合條件者,能投入波克夏集團的懷抱。對於眾所囑目的接班人問題,巴菲特也向投資人報告了尋找進度,並公開向世界精英喊話,最後不忘自我調侃:「接班這事雖要緊,但不急啦,因為我現在身體好得不得了!」

投資巴菲特的理由 
資深股東:「我們投資巴菲特,很大的原因,是他正直,並堅守道德。」

在嚴肅的金融問題之外,也有不少令人會心的溫馨對話。

當會議進行一個多小時時,麥克風中突然傳出一陣童音,一位來自肯塔基州的小女孩站上聚光燈下發言:「我今年十歲,請告訴我在我這個年紀,如何賺到最多的錢?」巴菲特先大笑自嘲:「在十幾歲時,我最拿手的就是送報紙,……不過前前後後算來我做過二十幾個不同的工作,……其實你只要找到別人不想做的工作,而你又能創造價值,這就是好的工作,以後就會變成財富。」曼格的回答更有哲理,他雙手擺胸前,略帶沙啞地向站在遠方發言台的小女孩說:「如果能在小時候就借由各種工作,讓自己成為『可靠、值得被信賴』(reliable)的人,長大以後,任何事情,妳都能勝任。」

整場股東會最大的雜音,來自於波克夏持有的中石油(PetroChina)股票及旗下太平洋電力公司(Pacific Corp)引起的爭議。一位來自奧勒岡州的婦人泣訴,波克夏去年收購的太平洋電力公司,在奧勒岡州建了六座水壩,使鮭魚無法洄游,破壞生態,她以捕魚為生的丈夫,也因此失業在家,希望巴菲特重視這個問題。

另外,在股東會舉行前,股東波特夫婦就提案,希望波克夏能賣出中石油的持股,主要因為中石油大股東中國政府,持續向非洲蘇丹政權買油,助長蘇丹政權進行種族屠殺。波克夏股東會為此還撥了三十分鐘,充分討論此事,最後在巴菲特反對下,正式否決了出脫中石油的提案。巴菲特說,種族屠殺絕對是令人憤慨的事,但即使賣掉中石油股票,也於事無補。言談中,感受得出巴菲特的無奈及掙扎。

也許就是這樣的人道關懷,儘管巴菲特在今年《富比世》全球首富排行榜上,滑落到第三,一點也沒澆息股東對波克夏的熱情。

「我們投資巴菲特,很大的原因,是他正直,並堅守道德。」持有波克夏股票長達二十年的普魯斯太太(Michelle Prus)這麼說。去年巴菲特將價值近四百億美元的股票捐出,已經為人津津樂道,巴菲特在今年的股東會中,更毫不掩飾他對賭博的厭惡及對美國大企業執行長坐領高薪的不屑。曼格直言:「賭博這種骯髒的行業,絕不會出現在波克夏的投資組合中!」而巴菲特及曼格長年來年薪一直維持在十萬美元的水準,二十年如一日,「以前如此,未來也不會變」,與當今大企業CEO漫天喊價的陋習,形成強烈對比。

金融市場的糾察隊:波克夏 
唾棄高薪CEO,巴菲特與曼格年薪只領十萬美元,從不占公司便宜

在巴菲特及曼格近乎固執的堅持下,波克夏長年來一直是全球金融市場的紀律糾察隊,在這次的股東會手冊第六頁中,更可發現他們倆近乎潔癖的道德操守:「在二○○六年一整年中,巴菲特與曼格偶爾會為私人因素的需要,使用到公司資源,例如:郵票或電話,他們已如數(或付出更多的費用)將這部分的費用退還公司,巴菲特在○六年退還五萬美元,曼格退還五千五百美元;……巴菲特從未因個人因素使用公司座車,也沒有具備任何由公司出資的俱樂部會員資格;他們使用波克夏旗下的Net Jets飛機公司服務,也沒有享受任何折扣。」

站在全球財富的頂端,巴菲特及曼格可以穿名牌、住豪宅,可以高高在上,可以目中無人,但他們倆除了找保鑣確保人身安全外,幾乎放棄任何財富賦予他們倆的特權。黃金滿手,卻聞不到一絲銅臭。他們在資本主義的地圖上,小心翼翼地在「貪婪」之前畫了一道紅線。在欲望橫流、爾虞我詐的資本市場,實屬罕見。

曼格曾對巴菲特有這樣的評論:「他從不花錢,他要把錢回饋社會,他在建立一座舞台,好讓大家聽聽他的想法!」波克夏的財富規模,已經為巴菲特建立了一個向全球發聲的完美講台,讓他在股東會這天,吸引全球投資人不畏風雨集聚奧馬哈;但雷電風雨吹不散「朝聖」人潮的真正原因,恐怕是這些股東們對兩老由衷的敬意及佩服吧!